<span id="5pd55"></span>

      <p id="5pd55"></p>

        <ruby id="5pd55"><listing id="5pd55"><form id="5pd55"></form></listing></ruby>

          超級富豪家族涌入7870億美元的私人債務市場

          2019-12-10 15:36:33
          來源:

          與全球超級富豪的許多成員一樣,駐摩納哥的金融家葉夫根尼·丹尼森科(Evgeny Denisenko)面臨投資挑戰。

          四年前,當他將股份出售給一家俄羅斯大型制藥公司時,他身價高達數百萬美元。但是在一個時代,在中央銀行通過廉價貨幣政策和負收益債券來維持經濟生活的基礎上,用于保存家庭財富的傳統資產更加稀缺,效果也更差。這意味著許多儲備金的實際價值在減少,這讓Denisenko面臨著確保他的后代與他一樣富有的挑戰。

          這位現年29歲的俄羅斯人說,解決方案在于向向銀行認為過于利基或怪異的風險和企業放貸的風險市場。Denisenko說:“如果您獲得了正確的交易,那將是目前最好的資產類別之一。”

          向遙遠的石油勘探項目,豪華房地產項目,私募股權支持的企業以及現金密集型科技初創企業提供的直接貸款所能支付的收益是垃圾債券市場的兩倍以上。這吸引了Denisenko家族以及全球精英的其他成員,例如前洛杉磯道奇隊的老板Frank McCourt Jr.斯德哥爾摩的Proventus Capital,這家公司是從瑞典金融家Robert Weil的家族辦公室中分拆出來的,代表市場上的富裕客戶以及機構投資者。更為常見的是,家族辦公室通過資金投資于私人信貸市場。稅務文件顯示,擁有凱悅酒店連鎖店的Pritzker家族以及Bill&Melinda Gates基金會信托基金也已將資金投入到投資私人不良債務的基金中。

          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由于在監管機構的壓力下銀行降低了風險,私人信貸已在全球范圍內蓬勃發展,因為它們已從貸款撤回了規模較小,可能更脆弱的公司。總部位于倫敦的研究公司Preqin表示,私人信貸市場已從2000年的424億美元擴大到7874億美元。

          Preqin說,家族辦公室是由超級富豪建立的管理個人財富的小型投資公司,已經將越來越多的現金投入到直接借貸中。

          丹尼森科的家族辦公室,稱為阿波利斯(Apolis),旨在每年在全球范圍內向外包,石油和房地產等行業的公司部署約5000萬美元。根據Preqin的數據,截至10月,有393個家族辦公室活躍在私人債務中,高于2015年的129個。今年,Axial Networks Inc.經營著一個在線論壇,將貸方和借款人召集在一起,估計其平臺上的家族辦公室將在2019年簽署多達275筆私人信貸交易,年增長率約為15%。

          另據代表全球私人信貸資產管理公司的另類信貸委員會的調查結果,這種趨勢可能會持續下去。該公司對管理著4000億美元私人信貸資產的公司進行的調查顯示,有一半人期望家族辦公室在未來三年內繼續為私人債務戰略增加資金。

          激烈競爭

          在這個市場上沒有一本可投資的劇本。“我們喜歡在利基和缺乏資金的地方投資,”位于洛杉磯的多家庭辦公室Shinnecock Partners的創始人兼執行合伙人艾倫·斯奈德(Alan Snyder)說。Shinnecock提供了500萬至2500萬美元的貸款,并專注于諸如短期過橋房地產貸款,不良市政債券以及針對藝術品資產的貸款等策略。斯奈德說,大約30個月前成立的藝術借貸基金已經達成了總計1700萬美元的交易,并且越來越多的人希望將自己的藝術品鎖在倉庫中作為債務抵押品。

          除了誘人的收益外,直接向企業貸款以尋求更大風險的回報的企業風氣也可以增加對富有的家庭經營自己的家庭的吸引力。“對資產支持的交易或與該家族現有投資或業務接近的領域,胃口最強。”位于倫敦的富裕個人和家庭咨詢公司Saranac Partners的私人資本負責人羅伯特·克羅特-瓊斯(Robert Crowter-Jones)說。

          但是,隨著該戰略在億萬富翁中的受歡迎程度不斷提高,引發了對私人貸款交易的競爭。芝加哥億萬富翁薩姆·澤爾(Sam Zell)的資產管理機構Equity Group Investments總裁馬克·索蒂爾(Mark Sotir)說,家族辦公室可以更快地簽署新業務,而不是像養老基金這樣的更大的機構同行。據其網站稱,EGI已向移動公司Sirva Worldwide,石油和天然氣公司Penn Virginia和能源公司Par Pacific Holdings貸款。Sotir說:“債務是工具箱中的一種工具,我們將來肯定會使用它。”

          斯奈德認為,隨著在競爭對手獲得競爭之前進行打包交易的競爭加劇,投資者在分配資金時也吞噬了更大的風險。

          涉及5,000萬美元或以上貸款的所謂中間市場貸款已經人滿為患。越來越多的競爭也開始侵蝕收益率,這些收益使直接貸款一開始具有吸引力。

          家族辦公室Bluelaurel的Michael Dean親身感受到了競爭的壓力。Avamore Capital是Bluelaurel支持的房地產貸款公司,四年前開始產生兩位數的回報。迪恩說,自那以來,對私人信貸的興趣激增使回報率減半。不過,他預計目前仍將其家族資產的80%保留在私人房地產信貸中。他說:“如果出現了合適的機會,我們可能會做一些部署,將其重新部署到直接房地產中。”

          還存在流動性風險。私人債務的基礎貸款交易不廣泛,這意味著當市場變得動蕩時,在危機中它們可能很難出售。簡而言之,當資產在崩盤期間變得一文不值時,投資者可能會發現自己束手無策。此外,當與資產經理一起投資封閉式基金時,資本被鎖定,幾乎沒有機會在資產到期之前提取資金。

          倫敦藍光家庭辦公室的創始人克里斯蒂安·阿姆布賴斯特(Christian Armbruester)說:“有如此高的回報率是一個真正的理由,”該公司管理著一支開放式基金,該基金在全球范圍內擁有3000多個私人貸款。“如果借款人違約,走開,市場凍結,則您持有的資產是無法轉移的。”

          但是,任何有關信貸質量惡化,競爭加劇或即將到來的低迷的擔憂都未能削弱私人債務在投資者中的吸引力,以尋找可支付的收益。Axial首席執行官彼得·萊爾曼(Peter Lehrman)表示,由于債務在可預見的未來擴大了在私人市場的業務范圍,因此債務仍將是家族辦公室投資組合的重要組成部分。

          萊爾曼說:“就其作為私人市場直接投資者的成熟程度而言,這確實是家族辦公室下一步的發展。”“我對他們開始投資股票并不感到驚訝。他們越來越多地將資金投入運作并尋找信貸機會的事實是他們復雜程度的體現。”

          聲明:本站系本網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熱門文章
          頭條推薦
          香蒸焦蕉伊在线,亚洲美女色情图

            <span id="5pd55"></span>

              <p id="5pd55"></p>

                <ruby id="5pd55"><listing id="5pd55"><form id="5pd55"></form></listing></ruby>